您当前的位置:居家生活频道  >  行业热点
在短视频的蓝海里跌跌撞撞的吃螃蟹者
2020-05-08 14:56 来源:四川日报

  3月22日,短视频博主李子柒在因新冠肺炎疫情停更两个月之后,终于“上新”。她的一条“蓝印花布”视频,在今日头条平台短短几天之内就达到94万次的播放量。不少网友留言:“终于更新了!”“等到头发都白了两根!”

  李子柒,短视频创作领域的知名博主,来自四川绵阳。仅在今日头条,她的粉丝就已达到4135万。在她之外,近年来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短视频网站的兴起,一大批知名短视频博主也在四川脱颖而出。他们是“美食作家”王刚、“农村四哥”王荣祺、“山药哥”李浚菱……他们的身份是办公室白领、是大学生,也是工人、厨师甚至农民。

  短视频的蓝海,让博主们平凡的人生拥有了另一种可能。□本报记者吴晓铃

  1

  搭上短视频的“头班车”

  2016年,当“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一个3分钟的短视频估值1亿、一条广告价值2200万时,李子柒从未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同样能如此备受追捧。多数博主拍摄短视频是偶然,懵懵懂懂之间,他们搭上了短视频的“头班车”。

  “2017年拍第一条视频的时候,我还只觉得拍视频的唯一作用就是好耍。”在头条坐拥1211万粉丝的“美食作家”王刚回忆。这位来自自贡富顺的小伙子,初中辍学后开始帮厨,10多年里混迹60多家餐馆,从杂工做起一路成为一家饭店的厨师长。他可以到东北蹲半个月,“从城里的饭店吃到乡下,只为学到自己认可的地道东北菜地三鲜的做法。”因此,当2017年各个短视频网站开始推送各种美食视频时,王刚和同事们开起玩笑,“我做得不见得比他们差!”

  说干就干,他趁中午午休的时间用手机拍起做菜视频。第一条视频“盘龙茄子”,明显可以看到他刀工不错,“嚓嚓”数刀下去,一条茄子就拉长成了一条“长龙”。但是视频里的王刚只顾着秀刀功,很少开口说话,一镜到底的拍摄也毫无节奏可言。“拍完我就在今日头条发送了。”

  王刚下午忙得没顾上看手机,没想到深夜回到家,他惊呆了。那条“盘龙茄子”的小视频,居然有1万点击,还有两三百条网友评论。他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只要有评论就回复。”这样断断续续拍了两三个月,偶尔收到视频网站的两三百元钱补贴就喜出望外。然而5个月之后,王刚突然收到一笔巨款:来自西瓜视频的3900元流量分成。半年以后,他在今日头条上的粉丝已有60万,收入已经开始超过做厨师长,直到此时,他才开始思考:是不是转行专门做短视频创作?

  相比王刚的“一不小心”走红,在淘宝开店维持生计的李子柒,最早拍摄短视频的主要目的,则是为了提高淘宝店的生意。这位秀外慧中的女子前期小视频主要是美食,但她和一般美食博主不同的是把农村生活搬上网络。为了把视频拍得好看,她辗转联系相关的制作达人教自己拍摄和剪辑;为了拍出俯拍效果,她干脆爬上树拍。2016年4月,李子柒的《樱花酒》被一家短视频平台CEO看中,推到首页热门。此后李子柒渐渐走红。

  那几年,各大短视频平台对内容生产者的补贴堪称豪爽。火山小视频2017年补贴小视频内容的资金为10亿元,只要是优质的原创视频,用户就可以获得现金补贴;阿里同一年推动旗下土豆全面转型为短视频平台拿出的补贴总额则高达20亿元。来自泸州纳溪区“农村四哥”王荣祺正是听说拍短视频也能赚钱,选择了尝试。

  在此之前,这位农村小伙子做过洗车工,到福建、广东的服装厂打过工,后来回家开小货车又差点翻车。王荣祺想换一个稍微安全点的工作,听说拍短视频居然也可以赚钱,他犹犹豫豫拿起手机。但是家里人嫌他不务正业,尤其是老母亲抱怨他一天到晚拍拍拍,打扰大家干农活,逼得他向大家保证:一年之后如果赚不到钱,就继续出去打工。

  2

  跌跌撞撞的新出路

  要从人人皆可创作的短视频领域脱颖而出极不容易。这些第一批吃螃蟹的创作者,在摸着石头过河时有惊喜,也有看不到出路的绝望。

  拍什么才能有人看?困扰着很多短视频创作者。

  王荣祺给自己的定位是“三农”领域,并因此取了一个名字“农村四哥”。但是农村里什么是网友关心的?他并不知道。一开始,他拿着手机拍父母种地、做饭,播放量并不尽如人意。直到有一天下雨,闲在家里的母亲做了好吃的菜,让父亲把奶奶接过来。他拍下父亲背奶奶的过程,然后剪辑一条视频:《农村妈妈做了一道家乡特色菜,爸爸冒雨背90岁奶奶过来品尝!》——第一条爆款就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时候来了。

  仅在今日头条,这条视频播放量很快接近50万次,点赞量很高的一条评论说:“人生最美好的事,莫过于尽孝……”这让王荣祺一下找到创作方向:就拍身在农村的一家人的生活状态。从那以后,他拍下父亲的勤劳和顾家,拍下母亲的唠叨和对祖母的孝顺,也拍下乡村闲适恬淡的景致。不断有网友在视频下留言评论:“很羡慕四哥一家的氛围”“小时候生活在农村,这些视频正好一解乡愁”……

  如今全网粉丝突破1000万的“山药哥”李浚菱,在起步时更面临过山穷水尽的无奈。这位大学学习机械的工科男,毕业后在成都上班的月薪只有4000多。农村的父母为了他能在城里安家,把一辈子的积蓄全部贡献出来,还到处借钱,才给他拼凑了买房首付。然而他要还房贷、老婆要生娃,每个月的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看到有朋友拍“三农”视频还做得不错,他一咬牙在2017年8月也辞职回到绵阳北川的家乡。

  没想到李家辛辛苦苦供了一个大学生,最后还是回去了。周围人大都把他辞职回乡当作笑话。闲言碎语不可怕,真正打击李浚菱的是一连好几个月完全没流量。他尝试着拍吃播、做美食、拍搞笑段子,都不行。“每个月差不多只挣一两百元,还房贷和养孩子,还是靠办满月酒朋友送的礼金才撑了两三个月。”

  不断试错。2017年10月,李浚菱远望北川苍莽的大山突发奇想:要不再试一下借助北川的原始风光,来一个武侠版的户外美食风。他和朋友在菜市场买了鸡,爬到深山中人迹罕至之处,用豁口的弯刀砍柴、铁锅炸鸡。“世外”的风光有了,侠客风就靠李浚菱戴斗笠、披黑色雨衣完成。没想到这个视频一经发出,几个小时内就有600多万次的点击。那一个月,李浚菱和一起创业的小伙伴每人分到1万多元,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3

  平凡人生多了不同选择

  有关注就意味着有流量,也就拥有了更多流量变现的方式。曾经为生活发愁的博主们,未来的人生因为短视频制作而拥有了更多选择。

  “短视频这个风口,改变了我的人生。”95后妹子“三猫”感叹。

  “三猫”喜欢猫,也养猫,因为大学学的影视动画,她常常拍一些爱猫的视频发到网上。2017年初,短视频暴发,原本就是做短视频的男友鼓励她开号拍摄。“一开始想先试着玩”,没想到播放量还不错。3年来,“花花与三猫”的号拍摄了100多个视频,全网粉丝2000多万人,点击量达到10亿以上。仅是流量收入,就已有上百万元。

  最让“三猫”欣慰的是,关注她的都是爱宠人士。因为她家的猫活泼可爱,粉丝们主动要求她推出爱宠的文创产品。“我打算开创一个品牌,推出猫咪主题的手机壳、抱枕、宠物服等周边。”

  专业拍摄美食视频的王刚随着粉丝数量的暴涨,也在县城开起工厂,专卖来自原产地的食材。他的淘宝店里,一款手工火锅底料,可以月销 2000多件,就连不锈钢锅铲,因为铲柄上刻了王刚名字,也能月销 500多件。从2018年至今,营业额已超千万元。广告代言和各种线下活动也接踵而来。

  财务状况的巨大变化,让王刚也终于敢去实现他的梦想:开一家中大型酒楼,专卖自贡盐帮菜。在3年前,这个念头王刚想都不敢想,而去年年底,他已经在深圳、珠海那边寻找合适的门面,“现在有上千万的粉丝支持我,我也想把家乡的美食推荐出去。”

  曾经以为自己一辈子只有打工或者挖泥巴的王荣祺,是西瓜视频2018年人气主播第二名,去年则在今日头条的年度生机大会上,被粉丝推上“三农”领域打榜第一名。不仅去北京参加大会做了演讲,还拿了几万元奖金。他没想到自己一条视频有超过500万人观看,“比我们整个泸州的人口还多。”

  “短视频拍摄也让我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王荣祺说,这除了经济的巨大改观,更在于让他发现自己也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他的粉丝仅在去年,就从他那里买走了家乡的几十吨冬笋和几千斤笋干。而为了回馈社会,来不及装修农村新房的他把去年获得的一笔奖金用来给养老院和贫困户买了一头猪、棉被、米油等生活物资。

  “三猫”也欣慰于萌宠视频的治愈效果。好几个有抑郁症的粉丝告诉她,看了视频后难过、消极的情绪会缓解很多,“所有优质的短视频,自有它的价值。”也因此,“三猫”很欣赏李子柒的坚持,“她坚持用短视频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仅仅这一点就非常了不起。”

  如今,年轻人李浚菱也开始准备自己做MCN(一种网红经济的运作模式)机构,孵化更多的短视频博主。在他看来,短视频为更多普通人提供了平等创作的机会,“说不定就能诞生下一个山药哥甚至李子柒呢!”

 

0
[编辑:李孟秋]